爱尔兰的妖精桑

💙

wwww

人面羊:

·ä¸¢äººå‚»å±Œæ®µå­ï¼Œæˆ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个


·è€¶åˆ©å“¥äº”å‚»


·ç–¯ç‹‚傻甜白OOC,逻辑都喂了狗


·å¤§æ¦‚是一个双向暗恋结果一方被迫告白的故事


· @鹿毛🔘软体稳定 é¹¿å¤ªå¤ªè¯´å¥½é™ªæˆ‘一起丢人,现在就等你了






    åº·çº³æ˜¯åœ¨æ—©ä¸Šå‘现自己不对劲的。


    ä»–从沙发上起来的时候相扑还在睡,被他起床的动静惊醒了,抬起头看了看他。“早上好,相扑。”他蹲下来搔了搔相扑的耳根。


    å™—啾。


    çªç„¶ä¸€ä¸ªå¥‡æ€ªçš„声音响起,康纳下意识低头看向声音的源头,一个手心大小的蓝色桃心落在地上,也不知道哪来的。


    è¿™æ˜¯ä»€ä¹ˆï¼Ÿåº·çº³ä¼¸æ‰‹åŽ»æ¡é‚£ä¸ªä¸œè¥¿ï¼Œæ²¡æƒ³åˆ°ç›¸æ‰‘的大脑袋先一步挤了过来。它嗅了嗅那个桃心,接着一口咬上去。“!!!”康纳赶紧伸手想把桃心从狗嘴里扯出来,然而相扑并不松口,它甚至以为康纳在和自己玩游戏,于是开心地和仿生人玩起了拔河。


    â€œç›¸æ‰‘,松口!这个东西不能吃,快松口,坏狗狗!”康纳双手并用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从相扑嘴里扯出了那个桃心,他捏了捏那个满是狗口水的玩意儿,觉得应该是硅胶之类极其柔软的东西。


    æ‰€ä»¥è¿™ä¸ªåˆ°åº•æ˜¯ä»€ä¹ˆï¼Ÿæ±‰å…‹ç»™ç›¸æ‰‘的新玩具?我怎么没看见过?负责维持家里清洁的仿生人蹲在狗窝旁,捏着个蓝桃心陷入了沉思。


    â€œå¤§æ¸…早的你们在搞什么?”汉克被他们吵醒了,从卧室里走出来,灰白的头发蓬成一团鸟窝,挠着脖子走向厨房想弄杯水喝。


    å™—啾,噗啾,噗啾。


    â€œæ“ï¼Ÿï¼â€”—”路过康纳身边的时候汉克突然发出一声惊叫,同时身体猛地一晃差点摔倒在地,“这什么东西?”他发现自己脚底下踩着什么软软的东西,挪开脚之后发现是一颗蓝色的桃心,同样的东西旁边还有三个:两个在脚边不远处,一个在康纳手里。


    â€œåº·çº³ï¼Œä½ æžä»€ä¹ˆé¬¼ï¼Ÿä½ ä»Žå“ªå¼„来这些东西?”汉克一脚把差点害自己摔折盆骨的蓝心踢开,看着那团小东西在地板上弹跳着滚出老远。


    â€œæˆ‘不知道,”仿生人太阳穴上的灯闪了闪,“它自己冒出来的。”


    æ±‰å…‹æ»¡è„¸å†™ç€å‡ ä¸ªå­—:“我他妈才不信。”但是康纳在老警察怀疑的目光中耸了耸肩,他确实不知道。


    ä¹‹åŽçš„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,他和汉克道别,坐出租车到耶利哥,那个奇怪的蓝心都没有再出现过——




    è‡³å°‘是在他看见同伴们之前。






    â€œæ—©ä¸Šå¥½ï¼Œåº·çº³ã€‚”赛门冲着进门的康纳打了声招呼。


    â€œæ—©ä¸Šå¥½ã€‚”康纳话音刚落——


    å™—啾。


    ä¸€å£°ç†Ÿæ‚‰çš„奇怪声响。


    ä»–和赛门一起低下头,地板上一个蓝色的小桃心滚到赛门的脚边。


    â€œè¿™æ˜¯ä»€ä¹ˆï¼Ÿâ€é‡‘发的仿生人捡起那个桃心在手里捏了捏,大概是觉得手感不错,他顿了一下,又捏了捏。


    â€œä¸çŸ¥é“。”康纳摇摇头,这个东西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出现,明明来耶利哥的路上都没有,为什么一看见赛门就冒出来了。而赛门哼了一声,也没太在意,他已经沉迷在桃心富有弹性的良好手感中,他甚至看到自己的压力值在下降。康纳抱着手臂陷入了思考,而赛门一直在捏桃心,两个人都杵在大厅中央没有动——这就是乔许和诺丝走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景象。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ä»¬åœ¨è¿™é‡Œå¹²ä»€ä¹ˆï¼Ÿâ€


    å™—啾。


    åº·çº³æŠ¬å¤´çš„看见他们的同时就听见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。同时原本朝他走过来的乔许和诺丝两人脚步一顿,震惊地看着自己。


    â€œâ€¦â€¦æˆ‘好像看见有个蓝色的东西从康纳身体里掉了出来……?”乔许的声音充满了迟疑和不确定。


    â€œæˆ‘也看到了。”诺丝点点头,肯定了了他的话。


    â€œä»Žâ€¦â€¦æˆ‘的……身体里面?”康纳一脸的茫然无措,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衣服整洁完好,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接着他闭上眼睛,额角的指示灯突然变成黄色开始闪烁。


    â€œæ²¡é”™ï¼Œå°±ä»Žä½ çš„胸口上突然掉出来的。”乔许的表情转为担忧,“你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吗?要不要去找露西看一下?”


    â€œéš¾é“是釱泄露?”他们猜测着。


    â€œæ³„露也不可能会凝固啊。”


    åº·çº³ç»“束了自检,系统显示一切正常,他有些焦急地看着自己的同伴:“从今天早上起这个东西就在我身边出现,本来在我来耶利哥的路上已经消失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了。”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æ˜¯ä»€ä¹ˆæ—¶å€™å¼€å§‹å‘现它的?”


    â€œæ—©ä¸Šï¼Œæˆ‘抚摸相扑的时候。”康纳如实说着,希望自己的同伴能够找到原因,“然后汉克出来的时候又出现了……然后到了耶利哥看见赛门的时候又出现了。”


    â€œä¹Ÿå°±æ˜¯è¯´æ˜¯é—´æŽ¥æ€§çš„。”曾经的讲师仿生人摸着下巴思考着,而赛门走过去把自己手里的桃心递给他:“乔许你捏捏看。”


    â€œä»€ä¹ˆï¼Ÿâ€”—哦……哇哦,我是说,手感不错。”乔许没反应过来,抓着那个桃心捏了一把,然后睁大了眼睛感叹了一句。


    å€’是一边的诺丝思考了一会儿,走过去拉过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同伴沉迷捏桃心的康纳,手心一翻出现了一张照片——身处加拿大的卡拉发过来的爱丽丝的新照片:“你看看这个?”


    å™—啾。


    ä¸€é¢—蓝心冒了出来,这一次康纳是亲眼看见那团蓝色的东西从自己身上滚下去的。


    è¯ºä¸æ‰‹å¿ƒçš„投影一转,变成了一个人类男性的脸——盖文·æŽå¾·è­¦å®˜ã€‚


    è¿™ä¸€æ¬¡åº·çº³æ¯«æ— ååº”。


    å›¾ç‰‡å†æ¬¡å˜åŒ–,这次是马库斯的主人和父亲卡尔·æ›¼è²å¾·ã€‚


    å™—啾。


    åº·çº³çœ¼çççœ‹ç€è“è‰²çš„桃心从自己的胸口上冒出来。


    ç„¶åŽè¯ºä¸éšæ‰‹ä»Žæ—è¾¹æ‹‰è¿‡ä¸€ä¸ªè·¯è¿‡çš„仿生人,推到康纳面前。


    ä»–和那个不明所以的无辜同胞面面相窥,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é²‘红色头发的女仿生人送走一脸莫名其妙的同胞之后想了想,然后转身走开,过了一会儿抱着一只猫回来,这是他们偶然一次捡回到养在耶利哥的流浪猫,名字是马库斯取的,叫李奥纳多,现在算是耶利哥吉祥物一类的存在,“再看看这个?”


    å™—啾,噗啾。


    è¿™æ¬¡æ˜¯ä¸¤é¢—桃心掉出来,李奥纳多喵喵叫着,挥着爪子想去抓那些弹跳的小东西。


    â€œå–”——”诺丝抱着猫拖长了声音感叹道,“我明白了。”


    â€œåº·çº³ï¼Œä½ è¿™ä¸ªæ¡ƒå¿ƒåªä¼šåœ¨çœ‹è§ä½ å–œæ¬¢çš„东西的时候出现。”


    åº·çº³ä½Žå¤´çœ‹ç€è¿™ä¸¤ä¸ªæ¡ƒå¿ƒï¼Œæ¨ä¸å¾—用视线在上面烧个洞。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æ€Žä¹ˆçŸ¥é“的?”其他两人好奇地看向他们小团体中唯一的女性。


    â€œåŠ¨åŠ¨ä½ ä»¬çš„眼睛还有脑子,先生们,别再捏那个东西了。”诺丝很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,“他对那个以前刁难过他的警察和不认识的人都没有反应,但是对爱丽丝和卡尔还有猫会冒出桃心,我认为他应该是只对他有好感的东西有反应,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在来的路上没有冒出桃心来了。”她捏着怀里猫咪的一只猫爪冲着自己的同伴们挥了挥。


    ä¸¤ä¸ªäººæƒ³äº†æƒ³ï¼Œå‘现她说的没有错。


    â€œçœŸæœ‰æ„æ€ï¼Œä¹Ÿå°±æ˜¯è¯´ä»ŽæŸç§æ„ä¹‰ä¸Šæˆ‘们可以通过这个判断出他喜欢什么?”赛门看了看手里的桃心。


    â€œæ²¡é”™ã€‚”


    è€Œåº·çº³æ¯”他们想得更多,他已经为自己的未来开始感到担忧了:“各位这不重要,我需要尽快修复这个错误,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会冒桃心的谈判专家的。”他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想捂住脸来逃避现实的冲动,如果这个东西真的会反应他的内心,那么如果他——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ä»¬åœ¨è¿™é‡Œå¹²ä»€ä¹ˆå‘¢ï¼Ÿâ€ä¸€ä¸ªæ²‰ç¨³çš„声音插入其他人的讨论,耶利哥的领导人走过来,冲着自己的同僚们挥挥手:“会议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。”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æˆ‘完了。




    è¿™æ˜¯åº·çº³çŽ°åœ¨å†…心唯一的声音。


    ç„¶åŽä¸‹ä¸€ç§’——


    å™—啾,噗啾噗啾,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……


    åœ¨åº·çº³çœ‹è§é©¬åº“斯的下一秒,他的胸口开始不断地冒出蓝色的桃心,那些桃心井喷一样冒出来,掉落在地上迅速堆满了他的脚下,并且开始往外扩展。


    â€œè¿™ç©¶ç«Ÿæ€Žä¹ˆå›žäº‹ï¼Ÿï¼â€é©¬åº“斯一脸愕然地看着面前的突发状况,他低头看着这些四处弹跳的蓝色桃心,往后退了一步。


    â€œå‘ƒï¼Œå—¯â€¦â€¦è¯¥æ€Žä¹ˆè¯´å‘¢â€¦â€¦ï¼Ÿâ€ä¹”许赛门还有诺丝三个人也是瞠目结舌,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,他们相互看了看,又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蹲下来蜷成一团企图阻止桃心冒出来的康纳,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
    â€œé©¬åº“斯。”最后还是诺丝站了出来,她松开受惊的李奥纳多,蹚着已经盖过脚背的桃心走过去伸手抓住马库斯的手,褪下皮肤层开始给他传输记录。


    â€œâ€¦â€¦å°±æ˜¯è¿™æ ·ã€‚”半分钟后她松开手,复杂地看了看旁边的康纳。


    é©¬åº“斯点点头,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着他走过去,轻轻碰了碰康纳,在对方受惊般的一缩之后安抚性地把手放在他的背上:“康纳,起来跟我到旁边去休息一下。”


    åº·çº³æ²¡æœ‰ååº”,马库斯弯下腰去观察他,发现对方太阳穴上的指示灯已经变成了不稳定的红色。于是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诺丝三人,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,三人点点头,离开时顺道把其他在大厅的人也一并带走了。


    åŒå¤§çš„大厅只剩下马库斯和蹲在地上的康纳两个人。


    â€œåº·çº³ï¼Œåº·çº³ï¼Ÿâ€é©¬åº“斯再一次呼唤着面前的人,伸手轻轻抬起对方的脸,看见康纳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,棕色眼睛躲闪着,里满是慌乱、尴尬和可以称为害羞的情绪——这是他第一次在永远冷静的RK800身上看到如此人性化的感情,感觉有些新奇,“你还好吗?”


    åº·çº³ç”¨æ‰‹æ­»æŠµç€è‡ªå·±çš„胸口堵住蓝心的涌出,然后他慢慢松开死咬住的下唇:“我很抱歉,马库斯。”他看着对方蓝绿异色的眼睛,向来伶俐的舌头似乎打了个疙瘩,说话也变得有点结巴起来,“我想你已经知道了……我,我不会做什么的,我马上就回去,麻烦你一会儿把会议内容发给我……”即使慌乱成了这幅样子康纳也没忘记工作,这让马库斯几乎要笑起来。


    åƒæ˜¯çœ‹è§äº†é‚£åŒçœ¼ç›é‡Œçš„笑意,康纳一下子闭上嘴不说话了,棕色头发的脑袋又开始有往下埋的趋势。


    â€œå˜˜ï¼Œå˜˜â€¦â€¦â€é©¬åº“斯赶紧安抚他,手上用力撑着不让他把头埋下去,“你用不着道歉。”他看着那双漂亮的棕眼睛,“因为我也一样。”那双眼睛上浮现出了困惑,于是马库斯决定用行动向看那解释什么叫他也一样——


    ä»–捧着康纳的脸,探头吻上他的嘴唇。


    é©¬åº“斯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,只是将嘴唇叠在一起相互厮磨着,但是就算这样也让康纳觉得自己大脑发热运算量过大即将宕机。他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极近距离的脸,他们是如此的接近,他几乎把对方的睫毛数清楚。


    227根。他看着对方闭上的左眼,过载的电子脑的某个角落里计算出一个小小的数字。


    ä»–的手无意识地松开了自己的衣服,垂到一边,这一次蓝色的桃心没有再冒出来。


    åŠæ™Œä¹‹åŽä»–们分开了,马库斯看着面前似乎已经死机了的康纳,有些担心地摸了摸他的头发:“你还好吗?”


    â€œæˆ‘很好……”康纳下意识地回了一句,然后终于清醒过来了一样看着面前的深色皮肤的仿生人,额角的黄色指示灯转着圈。他不说话,马库斯也就耐心等着,最后还是康纳忍不了两个人之间一下子沉默下来的气氛,垂下眼睛,看着几乎埋到他们两人小腿的蓝色桃心:“……抱歉,我会收拾掉的。”


    é©¬åº“斯也低头看着那些蓝莹莹的小东西,“这没什么,”他说着,捡起其中一颗捏了捏,发现这些小桃心的手感非常好,然后他注意到了康纳窘迫的目光,笑着把桃心送到嘴边亲了一下,“它们很可爱。”


    åº·çº³å’³äº†ä¸€å£°ï¼Œéšå³å¬è§ä¸€å£°è€³ç†Ÿçš„奇怪声音——


    å™—啾。


    ä»–条件反射就去看自己的胸口,却没有发现有任何东西冒出来,然后他移动目光,看着脸上带着点茫然的马库斯。两人相视一眼,然后一起低头——


    ä¸€é¢—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橄榄绿色的桃心正静静地躺在一大片蓝色中。


    



评论
热度(2314)

这里妖精桑~
欧美二次元兼顾,还有作为声控的2.5次元
墙头很多,本命唯一见头像
时不时也写点东西
自己写的东西请点【自己的】
偶尔的翻译请点【翻译的】
如果我的画风对胃欢迎点梗
更欢迎随意勾搭
【就用基佬紫,bite me】

© çˆ±å°”兰的妖精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