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尔兰的妖精桑

【底特律//警探組】仿生人也會有天堂嗎

QAQQQQQ

Fesela⭕:

#馬庫斯視角


#短篇,一發完







2064年,底特律迎來了新時代的第二十六個冬季。


作為仿生人的領導者,馬庫斯每天都忙得人仰馬翻,從進入國會,到他當上了眾議院議長,這段期間他為了仿生人權利做的貢獻,足以寫滿整本教科書。


一個平常的午後,當他往《仿生人退休補助草案》簽上名字時,康納的聲音出現在他的系統中。


【馬庫斯,我可以問你一些事情嗎?】


【康納?說吧,我沒事。】


革命成功後起初的幾年內,他們很常在頻道上交流,這是他們為了加快訊息流通而建立的私人頻道,只有康納與馬庫斯有權限進入。頻道用來討論一切具機密性的事情,眾多關於極端派仿生人、激進人類、權利法案、重建與和平計畫等的內容。


為了防止被截聽,康納還在上面設置了一連串複雜的防護措施。直到真正的和平到來後,頻道被他們用來作為聊天工具,也從一開始的頻繁交流,轉為偶爾的探問,有時甚至幾個月才會聯繫彼此。


距離上次的對話,已經過去八個月了。


等了片刻,頻道內一片寂靜,當馬庫斯以為康納不打算繼續說時,他突然開口。


【你認為人類死亡後,真的有靈魂嗎?】


這問題令馬庫斯有些措手不及,他開始思考哲學了?


原以為他會問一些關於老人照護的事情,像以往那樣。


【是的,人們相信有,至少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。】


【連你也是?】


【我也是。】


頻道又陷入短暫的沉默。馬庫斯耐心的等著,他把桌子上文件都整理好,堆疊在一起,並將它們推向左邊,讓雙手能夠交叉擱置在桌面上。


康納再度傳來訊息。


【所以靈魂會跑到天堂?】


馬庫斯忽然有種和小孩子對話的錯覺,他彷彿能看見康納此刻帶著迷茫又好奇的神情,語調不自主地輕柔下來。


【是的。】


【那麼我們呢?仿生人也有靈魂嗎?或者,仿生人天堂?】


【我相信有,康納,而且深信不疑。我們也是人。】


【但我懷疑。這沒有道理,說不通。當我們核心停止運轉,無法思考與活動,我們就會成為......】康納似乎在斟酌用詞。【廢鐵。而"我"就這樣消失了,靈魂在哪裡?】


【人類也一樣,康納。人類的身體機能停止活動,開始衰敗,就像我們徹底"關機"一樣,不會有能量在支持任何的運作,最後融入塵土。而靈魂的產生是因為人們相信。】


【只是因為相信......所以沒有人能夠證明。】康納喃喃道。


馬庫斯有些頭痛,哲學絕對不是他在行的項目,他不確定他是否能夠說服康納。他只知道自己的說法既盲目又可笑。但事實不就是如此嗎?


【只要相信,就會存在。】他這樣總結,試圖讓自己的聲音充滿堅定。


頻道那一邊的康納思索著馬庫斯的話。


【謝謝你,馬庫斯。我想我會開始相信靈魂的存在的。】


說完便切斷了頻道,速度快到馬庫斯來不及反應。原本他還想問康納,之所以會問這些,是因為漢克嗎?








馬庫斯不久後得知了,確實是因為漢克。


他得了癌症,且情況每況愈下,事實證明再先進的醫學科技,都無法抵禦時間在人類身上的威力,更無法阻止死亡的迫近。


馬庫斯在聖誕節當晚,和耶利哥的一干群眾,應邀拜訪康納與漢克的家。每年都是如此,他們會帶上禮物,一開始是為了玩交換禮物,但最後演變成全都送給了漢克。


康納和漢克熱情的迎接他們,室內的聖誕節裝飾讓氛圍顯得十分溫馨。


歲月並沒有在仿生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跡,卻在人類身上刻下一道又一道的劃痕。漢克已經老得走不動了,康納推著輪椅,照顧著他,再自然不過的模樣讓馬庫斯想起多年前的自己。


之後其他人在客廳陪漢克聊天,馬庫斯和康納來到了陽台外。


「我知道的,從一開始就知道。這事...遲早或晚會發生。」


「康納......」


「他賦予我一切。」康納突然道,看著遠方,像是自言自語。「漢克是第一個把我當成人類對待的人。我們經歷了許多事,仿生人革命、戰後重建、到後來的...」


康納給了馬庫斯一個"你知道的"的眼神。


「二十幾年了,我想我過得很開心,和他在一起的每天都很快樂,套個人類的說法,我認為我有一個好得不像話的人生。」


「我們去了很多個國家,逐一完成他的”人生清單”。他總說,是人就會有願望,要我也列下所謂的”人生清單”。」康納似乎回憶起什麼,露出淺淺的微笑,「但我想,我的清單上大概只寫了他的名字。」


「我想過,他離開之後,我怎麼辦?我可以經由維修,或者更換機體,只要數據在,我能一直存在一百年、兩百年...甚至永遠。」


「但這對我來說沒有意義,馬庫斯。」康納說道,「完全沒有意義。」


雪花不斷落在他們的頭上、肩膀上,細小的白色幾乎覆蓋了視野。


一向以自己的好口才引以為傲的馬庫斯,忽然發現他說不出任何話。


該死,馬庫斯,說點話,一句也行。


說你還在,說你會陪伴他,還有耶利哥的朋友們都會。


但他像是喪失了語言功能,只是沉默的佇立著。


他知道那些話都沒用。


寂靜在蔓延,直到裡面的賽門探出頭,告訴他們拆禮物的時間到了。


康納點點頭,拍了拍馬庫斯的肩膀。


「走吧,拆禮物了。」


馬庫斯握緊拳頭,又鬆開,跟隨康納抬腳跨進屋內。


他恨這樣的自己。








溫暖的爐火映得屋內熠熠生輝,大家圍繞在漢克身邊,拿著不同大小的禮物盒,互相猜測對方今年準備了什麼。


【馬庫斯,能幫我一個忙嗎?】


馬庫斯回頭,看見康納正蹲在漢克的輪椅旁,有說有笑的和漢克說著話,一面握住對方的手,帶領漢克緩緩的解開禮物上的結。


【什麼忙?】


當漢克笑著抱怨康納每年送的禮物都差不多,卻還是迫不及待的把針織毛帽和手套戴上,馬庫斯不確定他是否聽清楚康納傳來的聲音。


康納又重複了一次,神情認真的看著他。


馬庫斯的系統產生了數秒的延滯,瞬間明白為何康納剛剛說了那麼多話。就是為了這個,為了讓自己沒辦法拒絕他的請求。


時間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。


【我答應你。】他聽到自己這麼說。


【謝謝你,馬庫斯。】


望著康納露出釋然的表情,馬庫斯的胸口有種說不出的郁結。他知道他就算沒答應康納,康納也會想辦法自己完成這件事的。


他看著康納彎腰親了親漢克的臉頰。


人類與仿生人。


遲早或晚。








城市迎來了它的春天,氣溫暖了許多,人們身上的衣物單薄起來,而陰晴不定的底特律開始了午後的雷雨,一如往常那樣。


門鈴在此時響起。


馬庫斯走去開門,發現是康納,他渾身濕淋淋地站在門口。


「他走了。在今天早上。」


馬庫斯知道他說的是漢克。


「我很抱歉,康納...」


「我是來這邊問你,之前的約定...」


「我沒忘。」馬庫斯艱澀的說,「等你準備好,就來找我。」


康納又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。「謝謝你,馬庫斯,謝謝。」


「康納,你知道嗎,我開始討厭你對我說謝謝。」


「抱歉...這對你來說不公平,但除了你,我真的不知道該找誰了。我只有你了。」


馬庫斯看著康納轉身走入雨中,臨走前,他說他要回家整理漢克的物品。


雨勢似乎更大了,他關上門。


他不知道他的決定對不對,但他確定他若不這麼做,才是真正的讓康納痛苦。


聖誕節當晚,康納的請求,唯一的願望。


 


【如果時間到了,請把我的核心,和漢克葬在一起。】








馬庫斯永遠記得,拿出核心前,康納說的那些話。


「既然沒人能證明,那麼我會親自驗證的。仿生人和人類會去同一個天堂。」康納笑著,燦爛極了。「但很可惜,馬庫斯,答案我不會告訴你的。」


「康納,你就是個混蛋。」


康納愉悅的給了他一個wink。








之後的事按照計畫執行。他在門外等待,時間到了後再次推門進入,拿起了康納握在手中的核心。馬庫斯靜靜望著他那還帶著笑意的面容。


他們給康納辦了一場簡單又莊重的喪禮,就葬在漢克旁邊。參加的人都是耶利哥的仿生人,至少熟悉康納的仿生人都到場了。


馬庫斯最後走上前,將藍色的核心掩埋到刻著安德森.漢克的墓碑底下。


一切都依康納的願望進行著。


「我們會再見面的。」賽門看著兩個並排的墓碑說道。


馬庫斯一晒,將賽門攬入懷裡。


「是啊,終有一天。不過在那之前,希望漢克替我們教訓教訓那小子。」


 










-END



评论
热度(502)

这里妖精桑~
欧美二次元兼顾,还有作为声控的2.5次元
墙头很多,本命唯一见头像
时不时也写点东西
自己写的东西请点【自己的】
偶尔的翻译请点【翻译的】
如果我的画风对胃欢迎点梗
更欢迎随意勾搭
【就用基佬紫,bite me】

© 爱尔兰的妖精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